温火里的诗写:

【易烊千玺】丑八怪 超长拖音

/171022 小黑屋

三月三肆叁:

冷静下来


五分钟速剪视频


红尘大旗


我来扛!!!


(视频渣,不许嘲笑)

桜棭:

如图。
-
“目光总是不听使唤的捕捉着你的身影,怎么办?
双手总是不由自主的伸向你模仿着你,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啊。”
“没办法了,你是我唯一的解药。”
“本天使这一分钟的白眼送给你俩。”
-
顺便送上地主家的三枚傻儿子。
来自笑得像个烂柿子的木夜。

Amore 02【凯千/史密斯夫妇梗/现代AU】

哦呀思咪:

非常感谢来自 @七帆 的史密斯夫夫的梗。


以下,Amore第二章,切勿上升,食用愉快。


02


“我觉得你应该听医生的话,放弃这甜度过高的咖啡。”Jackson放下手中的咖啡杯。


“*Hon*,我知道医生说了什么狗屁,他们总会以此狠狠敲病人一笔。”


“噢,Karry,你真是个混蛋。”


“谢谢,我是混蛋,不用你再提醒。”


“咳咳,”Belle打断了二人的争吵,“那么,可以说一下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么?”


“在佛罗伦萨一家酒店地下的酒吧里。”Karry说道。


Jackson嘟嘟囔囔地拽了下右手拇指上的死皮,但似乎没有成功,他试着用嘴巴咬了一口,再开口时语气重新变得轻快起来:“Oh,我喜欢这个问题,我永远都记得那个场景,从他走进酒吧的那一刻开始,我就注意到了他。”


是的,那晚,当Karry推开地下酒吧的玻璃门走进来的那一刻,不止是Jackson,凡是他所经之处人的目光几乎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但他却习以为常一般,斜倚着身子坐在吧台边,对着调酒师露点了一杯*CAMPARI SODIUM*。


Karry的位置离Jackson并不远,所以他能清晰地看清Karry的模样。


是亚洲人啊。Jackson饶有兴趣地看向他。


俊美的脸,冷冽的眉眼,比例恰到好处的身段包裹在剪裁得体的休闲西装里,酒吧里闪烁的镁光灯打在他的脸上,隐隐反射出一系列动人的光影。


坐在吧台旁的Jackson几乎可以听到周围的人们在看到Karry时不约而同地倒抽了一口冷气。


几乎没有人知道的是,那天晚上入住佛罗伦萨的那家酒店里的顶级套房里,在睡梦中不知不觉就见了阎王的人。


这些当然都和Jackson毫无关系,他只是来佛罗伦萨出差,碰巧入住了这家酒店而已,他的注意力完完全全都被与他仅一米之隔的,跟他有相同肤色的亚洲人所吸引。


他手中端着那杯调酒师精心调制的*CAMPARI VODAK*,举手投足间带了七分优雅三分闲态。


酒吧里各色目光交叠来去,跃跃欲试的人太多,有几个主动走过去邀请他的女人,最终都被微笑回绝。


难道是……对女人不感兴趣? 手指饶有节奏地轻敲着杯沿,一丝闪烁的精光却不易察觉地染进了那双琥珀色的眸子里。


对方似乎捕捉到Jackson探究的眼神,转过头,越过纷嚷的人群将目光落在Jackson的身上。


Jackson就这样直直地回望过去,当两个人的视线碰撞在一起,仿佛立即产生了一种无法描述的化学反应。沉寂了多年的心脏竟因他一个对视,不规律地跳动着,几乎失去控制。


似是不服输似的,Jackson斜倚在着身子,左手勾着一杯CAMPARI SODIUM,冲着他隔空做了一个Cheers的动作。


酒杯在五彩斑斓的灯光的照射下散发着令人晕眩的光,Jackson看着他将杯中仅剩的酒液一饮而尽,忽然觉得口渴。


他竟然给了回应!


Jackson怔怔地看着他,看着他朝自己走过来,接过他手中的酒杯,又将身体微微向前探,杯沿抵在Jackson好看的嘴唇上:“既然干杯,就要有诚意。”


低沉带磁性的声音自耳边响起,周围艳羡的目光无暇顾及,Jackson不由自主地张开嘴巴,随着Karry的动作,酒液入喉,心脏怦怦直跳似是鼓声如雷,耳际几乎能听见血液在每一根血管中疯狂沸腾迸溅的声音。


Jackson觉得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被刺激的一激灵,在那一刹那,他真正的兴奋起来。


几秒之后对方转身离开,只留给他一个意味明显的暗示。


Jackson似乎能够听见对方的皮鞋踩在大理石地面上所发出的轻微的咔哒声,那声音令他浑身一个激灵,连灵魂也一起战栗。


不能就让他这样走掉。这是Jackson脑子里唯一仅有的念头。


“Jackson,现在是什么情况?”


耳中塞着的微型联络器里传来队友刻意压低的声音,他无视了耳机里队友叫他收尾的命令,抬脚追上了眼前那人。


也许,唯一的不知所措,唯一超出他控制的,只是关于那个人。


“严肃点来讲,我是个*Bi*,但我在旅行中对Karry一见钟情,不知道为什么,当我看到他的那一刻,我所有的直觉告诉我,没错,就是他了,就是这个人。”Jackson对着Belle这样说道,他的耳垂早已红透了,连带着笑容都有些羞涩,那令他看上去像个刚刚恋爱的少年般,“但是Karry,我有一个问题一直想问你,你是故意的吧,故意将我引出去。”


“不,我只是想离开。”Karry耸耸肩,“那里的香水味太重了。”


Jackson追出去的时候,Karry早已没了踪影。这让他觉得有些惊奇,很少有普通人能真的甩掉他,但这更让他有了兴趣。


酒吧的洗手间里,哗啦啦的水声淌过纤长的指缝,Jackson有些微醺地盯着流动的自来水,微眯双眼。


任务已经完成,现在他有足够的时间。


他发誓一定要找到他。


下一秒洗手间的门被“咔”的上了锁身后是调笑的声音:“你是在找我么?” 


Jackson抬起头,从镜子里看到站在他身后的Karry。


他的双手覆上Jackson的手臂,他能感受到Jackson紧绷的身体,沿着双臂线条从上至下,经由掌心稍稍施加的力量恰好让眼前的人转过身来。


Karry微侧脑袋正视Jackson的双眼,眼中带着些许危险又蛊惑的冷淡笑意:“告诉我你想让我怎么做。”


Jackson站稳身体,湿润的双手死死抓住了洗手台的边缘。


他的声音略微有些低沉却非常好听,Jackson想,他爱死他说话时的样子。


那让Jackson的心脏瞬间紧绷瑟缩。


率先倾身的是Jackson,他吻上了Karry的唇,要知道被动永远不是他Jackson Yee的位置。


心率逐渐失去平衡,兴奋情绪一触即发。唇瓣相触,舌尖一勾便是天 雷 地 火。


仅凭理智无法控制,只能随心所欲。


Belle轻咳了一声:“……嗯,这个细节部分,不用叙述得这么具体也没关系。”


Jackson用掌心撑着下巴,望着Belle微微笑着:“医生,是您说坦诚点对我们没坏处。”


Karry冷着脸:“我没有分享细节的兴趣。”


Jackson撇了撇嘴:“好吧,我的丈夫是个占有欲比较强的人,他不喜欢分享这些,总之我们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是在地下酒吧的洗手间里,之后又回酒店里做了两次。”


“酒店是三次,最后你晕过去了。”


“天哪,原来那晚我们做了那么多次,”Jackson眨了眨眼睛,“你总是会给我惊喜,Karry。”


Karry被他突如其来的表扬弄得有些无措,他注视着Jackson,岁月似乎并未在他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明明在一起七年了,可他还是会莫名的认为和Jackson在一起,是他这辈子,干过的,最*哔——*纯洁的一件事。


脆弱,忠于爱情,悲天悯人,默默付出。


  


这样的生物原本是不应该和他的人生有什么交集的。


Karry宁愿被疯狗撕成两半也不愿意被看作势感情脆弱的,多愁善感适合于那些把身外物看得比较重要的人,很显然他不是。


对大多数人看来,Karry就像是披着铠甲钢盔全副武装,把真实的自己给裹藏起来的混蛋。


然而Jackson却轻易地看透了他面具下的Karry,即便他从未正面承认过。


随着两人在一起的时间逐渐增长,那些他给自己所限定的条条框框全被Jackson一个人慢慢逐个击溃,甚至荡然无存。


从七年前那晚当他对上他的视线,直到第二天他睁开眼看到正枕着他的肩膀甚至还不知道名字的陌生人的那一刻开始。


很多事情就已经有了定局。


“然后我就知道了Jackson的名字,还意外发现了我们生活在同一座城市,一起在意大利待了七天离开之后我们就开始了正式的约会。”


那时候的Karry是一家著名广告公司的客户经理,而Jackson则是一家互联网公司的业务数据分析师。


除了工作出差、加班外,两个人就这样一起度过了八个星期。


“我要结婚了。”Jackosn一边跟队友Cain练着搏击一边说道。


“不,不,你刚认识他八个星期。”Cain汗涔涔的用胳膊抵挡住Jackson的攻击急忙说道,“你不觉得这样太快了吗?”


“我爱他,他聪明、性感、自然、奔放、神秘,人见人爱。”Jackson收回拳头,拽起了倒在地上的Cain,“你是了解我的,我做事从来都是深思熟虑过的。”


“他是干什么的?”


“他是一家广告公司的客户经理,整天忙于应付形形色色的甲方,和我一样,经常出差,你不觉得这很适合我么?”


“我觉得你俩半年就得玩儿完。”Cain直视Jackson的眼睛,十分认真的说道。


然而城市的另一边,有人对着Karry说了同样的话。


“我跟Zona交往了两年半我才向她求的婚,你不觉得你太过仓促了么?”


 “我觉得婚姻就应该冲动点,不要顾虑那么多。”Karry注视着远处正在操练的学员,一本正经的说道。


“好吧,好吧,”亚裔男人翻了个华丽的白眼:“就不说你为了和你家小业务数据分析师约会推了多少次任务了,他知道你的真是职业吗?”


“不知道,”Karry略微停顿下,之后又继续说道,“我跟他说我是广告公司的客户经理,整天除了应付甲方爸爸之外就是应付供应商什么的。”


“哈哈哈哈哈哈……”Allen一听捂着肚子差点笑出了眼泪。


“别笑了,其实也没差多少。”Karry白了他一眼。


“哈哈哈是啊是啊,咱们这个职业特殊,每天应对的雇佣商的确都是甲方这话没毛病。真没想到,你这么年轻,就迫不及待地跳进爱情的坟墓里。”


 


“谢谢。”Karry给了Allen一个假笑,随即盯着自己右手的无名指,再过几天上面就会戴上婚戒,“我也不知道为什么,Allen,只有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我才觉得我是完整的。这种感觉以前从未有过。我爱他,所以想跟他结婚。”


“就这样,再我们相识的第60天,我们结婚了。”Karry从记忆中回到现实中来,他的手不知何时握住了Jackson的手,边说边摆弄着他无名指上的戒指。


Belle静静地看了眼Jackson,视线又回到Karry身上,却发现,原本那张那没什么表情的脸上,满是不可掩饰的幸福和宠溺。


TBC


*注(1)Amore:爱,亲爱的。意大利语。


*注(2)Hon=Honey:宝贝,亲爱的,一般国外夫妻之间都会简称为hon,来代替honey。


*注(3)CAMPARI VODAK:金巴利伏特加,鸡尾酒的名字。


*注(4)CAMPARI SODIUM:金巴利苏打水,鸡尾酒的名字。


*注(5)Bi=Bisexuals,双性恋。

两只胡萝北精:

还睡什么?????啊?????🙃

真是腻歪(三)

432天:

垂死病中惊坐起,忽闻狗屠更黑屋。


本来已经准备躺尸,十一点半基友打电话来说小黑屋更了,爬起来搞到一半手提忽然崩了,手机截图和排版都真特么不好用,先发出来再慢慢加字吧。


首先送上玩具卡和夹克衫给大家的祝福(??。



乖巧端坐的玩具卡发现他老幺没有认真坐好,瞄了一眼。



感应到玩具卡目光的夹克衫乖乖坐正。



眉开眼笑的两位新人朋友。



玩.我超凶.比二十还凶.具卡。



感觉到不对劲的玩具卡,第一时间转向夹克衫。



满头的问号。



玩具卡的胜负欲和较真劲儿一遇到夹克衫似乎就荡然无存了呢。



字幕已经说明了右边两位的心情👇我就不说话了。



接下来请大家欣赏一个看起来在玩游戏实际上并不知道他到底还记不记得自己在玩游戏可能他在玩一个游戏叫目不转易的玩具卡。



我看。



我还看。



看看看不完。



盯衫卡.jpg



???请问玩具卡你还记得自己在玩游戏吗??怕是不记得了吧没关系你慢慢看我截不动了。


下面请大家欣赏夹克衫和他养的(???)二十一的相处日常。


你转呼啦圈,我也要转。




看着你转呼啦圈我就忘了自己讨厌化妆笑容灿烂像阳光。



怕玩具卡转到自己缩成一团的夹克衫,所以为什么说往昔稳。




老年disco现场。



依旧是笑看他老幺的大哥。



预备备——跳!



两位酷得很同步的cool guys.



一起拿圈。



夹克衫的逗猫日常——表演脖子转呼啦圈。




听说在一起久了人就会变成猫(并没有这种说法)。你大哥真的刚钻完就一秒上手扶着圈,是有多在意幺儿的安全啊。



顺序都乱了总之又是一张逗喵衫和超冷静的玩具卡。



笑笑闹闹的酷哥。



三张向衫卡。





最后以两张不管做什么都要把小脑袋凑一块的衫卡结束,真的jing(力)尽人亡了继续躺尸。